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 >华南服装批发市场在阵痛中苏醒:数字化、智能化、场景化

华南服装批发市场在阵痛中苏醒:数字化、智能化、场景化

2020-03-13 08:43:44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点击:51

  原标题:华南服装批发市场在阵痛中苏醒:数字化、智能化、场景化,正在帮这个行业扛过去……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沈述红 推迟一个月后,服装产业链陆续在3月复工复产。 

  坐落于深圳南山的南油服装批发市场也已“苏醒”。这里是闻名华南的中高端外贸服装批发市场,总建筑面积约20万平方米,全国出口到东南亚国家及地区近8%的服饰来自于这里,深圳的多数淘宝店铺卖家也时常混迹于此,或拿货,或寻求好的设计方案。而创造这一价值的,是逾5000家服装批发厂商和在此聚集的数万名外来务工人员。 

  潘郴就是其中一位。她和老公在这里经营着3间店铺,主营时尚女装。15公里外,还有一家他们的小型服装厂。延迟复工的一个月里,她的损失超过50万元。而往年在1月底至2月这个全年最重要的销售旺季,她店铺的服装销售占比能够达到全年收入的10%-15%。 

  因为疫情原因,潘郴周围的几家店铺老板损失也在15万-20万元左右。由于高额的租金和零星的订单,还有一些店铺老板和服装厂面临着“开业即破产”的处境,他们由此萌生了退意,计划退租,重新加入打工者行列。 

  但与此同时,更多的“求生”行动在发生。他们或减少门面,利用线上渠道消化现有库存;或轻化成本架构,用技术武装自己,减少新品推出;或加强营销,在社群、直播和短视频方面进行布局;或计划将工厂迁至成本更低的地方。 

  “支出大、进项少” 

  上午10:30,潘郴扫码并通过体温检测后,来到自己的三个店铺进行巡视,发现这里的客流量较年前降低至少一半。店员告诉她,复工这几天拿到的订单寥寥无几。在短视频平台发布的短视频,和在淘宝上尝试的几次直播,目前也没有什么成效。 

  几经思索,潘郴先后给物业和正在服装厂的老公打了两通电话。物业那边,潘郴的需求是减免房租,至少不涨房租,但物业给出了否定的答复。服装厂那头,潘郴让老公暂停了厂里员工的例行加班,年前计划推出的部分新品也先缓缓。 

  “开源节流,我每天都在为了这四个字伤透脑筋。”潘郴说,支出大、进项少,是她和这里的商户面临的共同处境。 

  而在所有的支出里,高企的租金是不得不提及的一环。在这里,小小的一间店铺租金每月便高达五六万元,地理位置更好的、空间大的则更贵。更为严峻的是,复工以来,深圳东门、南油等服装批发市场的商户们还遇到了涨租的难题。 

  在潘郴看来,疫情之下,商城、房东、和商户都是受害者,只是受损程度不一。“很明显,商户目前的承受能力更弱。” 

  需求未振之前各项开支接踵而至,服装产业链的竞争生死时速。虽然大家都在艰难支撑,但很明显,已有人撑不下去。“这里另一栋楼里,我的朋友因为去年整体经营不太稳定,加之如今疫情造成的损失,已经不准备做下去,‘招租’启事都已经挂上去了。”潘郴坦言。 

  李娟同样在南油服装批发市场从事着“生产+贸易”,并打算于今年开始做国际站。但她现在的问题一方面在于部分关键岗位的员工滞留在湖北,产能缩水,相关的服装制版等程序无法展开;另一方面,国外客户基本不接受其提供的产品,向海外拓展的计划因此延期。 

  同时,按照研发前置半年的产业链规律,目前应该是各个服装厂商销售夏季服装、研发2020年秋冬服饰的关键时期。作为服装产业链条里承接服装品牌与制造工厂的核心环节,一旦停滞触发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损失将变得绵长又难以刹停。 

  “现在批发城展出的大多是夏季服装了,我们已经错过了春季销售,产品库存堆满了仓库,现金回流也成为问题。加上因为延迟开工,秋季订货会必然延期,我们生产周期也会缩短。” 

  损失的链条并非止步于零售和批发。在制造端,已经交付的订单随着工厂的逐步复工,尚可以完成,但对于未来订单履约能力的存疑,则让纺织服装出口生意面临着订单外流的风险。 

  “我了解到深圳一些做出口生意的中型服装工厂,流动资金比不上大工厂,但厂房、设备、工资损耗都很大,开工了也要面临消费力减弱的现实,他们是最难过的。”李娟说。 

  同时,在制造环节难以主观驱动恢复的情况下,如果不能把握住秋冬的订单,大量的外贸订单就会流向土耳其、以及东欧、东南亚的一些国家,而如果占到全年总订单60%的秋冬订单走失,将会影响到大量从业者的生计,也会持续影响中国的整个服装产业。 

  南油服装批发市场的境遇,只是这场蔓延至全球的疫情所产生的重创里的沧海一粟。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2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较上月大跌14.3个百分点至35.7%,创有统计以来最低。 

  该数据此前的新低在2008年11月,为38.8%。由此,一位华东的券商分析师指出,此次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甚至超过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 

  另一则来自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近日发布的分析报告《冠状病毒(COVID-19)对全球贸易的影响》显示,预计新冠病毒疫情将对全球价值链出口造成500亿美元的损失,其中纺织服装产业将因此损失超15亿美元。这也意味着,此次疫情中,纺织服装产业损失超过100亿人民币。 

  该领域相关上市公司线上线下销售同样受到不小的影响。以线上渠道为例,2月份,波司登、雪中飞、好孩子、安奈儿富安娜、李宁、特步在天猫店铺的销售额分别同比下降58%、22%、7%、50%、9%、14%、18%,仅有水星家纺等少部分上市公司天猫销售额同比有所增加。 

  此外,前述报告称,我国之外,由于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等欧盟成员国与中国纺织服装供应商在是纱线、面料、拉链、纽扣和其他配件等方面一直保持着密切合作关系,其在疫情中受到的损失预计达5.38亿美元,制造业集中的越南和土耳其紧随其后,美国的纺织服装产业也预计损失8000万美元。 

  破局自救 

  损失已然成为定局,继续被疫情“麻痹”还是果断转变思路求生,已经不是选择的问题,而是决定生存的抉择。 

  “自救”成了这条产业链大部分参与者的共同选择。如今,不少人选择减少门面,利用线上渠道消化现有库存;或轻化成本架构,减少新品推出,加强营销,尤其是在社群、直播和短视频方面进行布局;或计划将工厂迁至内地。 

  经营两家女装店铺超过5年的高翔也在观察着最近的市场动向。虽然周围已有两三个往年经营业绩一般的同行,想要寻觅其他出路。但他的想法则是,先努力支撑到5月份,如果订单还是上不来,就将其在四楼那间位置不太好的店铺出手,一楼的这一间则继续努力冲业绩。 

  高翔坦言,这一个月近20万的损失还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内。虽然目前也有不少库存积压,但在已上大学的女儿的建议下,他在春节期间便开始重新筹划此前仅作为“面子工程”,且并没有花太多力气的线上渠道营销。 

  开工后,他微信群、直播、短视频样样都来。十来平米的狭小空间里,高翔店员们既连接着天南海北的商家,又吸引着屏幕那头的散客。 

  作为线上“新手”,高翔显然还不够专业。截至目前,他家店铺积压的库存仅清了十分之一不到,但“能卖出去”这个好兆头已然让他感到满足。 

  “如果不是这次疫情,我这个传统服装从业者可能永远都不会主动学习这些新技能。接下来,我准备尝试请网红为我们直播,如果效果好,就继续做下去。除此之外,我还要继续寻找更合适的上游合作伙伴。” 

  高翔寻找合作伙伴的缘由在于其供应商未能全面复工。这一境况在南油乃至华南服装批发市场屡见不鲜。来自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4日,仅有68.5%企业目前已经逐步复工,复工人数占正常生产情况下用工人数的37.8%,另外,31.5%的企业由于规避疫情风险、政府限制开工、等待复工审批、招工难订单少等原因暂未复工,还有约10%的企业预计会到4月份才能全面复工。 

  在他看来,真正的考验不是“相对静止”的2-3月,而是播放快进的4-5月。“所以我不会轻易言败,至少要先过疫情之后真正的考验期。” 

  相较于高翔,潘郴的社群、直播和短视频营销效果不甚显著。她的想法是先从轻化成本架构做起。一方面适度减少新品推出,把现金流控制住。“现在员工逐步复工了,但大家效率上有一定差别,所以我准备好好做管理,把不必要的成本减掉,提高员工的工作状态。” 

  往年,由于要及时跟上国际服装潮流,潘郴每季度会抽出时间去日本或韩国的各大潮牌店考察。但今年上半年,她取消了上述行程,辅以杂志、网站等渠道了解最新信息。“即便如此,我们的设计也只会更严苛,努力形成自己的设计风格。” 

  还有少数服装厂选择将厂址迁往成本更低的地方。“我们以前有一家在深圳宝安的合作厂商,计划在月底迁到惠州,因为那边租金和人工更便宜。”李娟表示,在其微信群里,也有朋友袒露过“如果撑不下去就干脆回四川老家开厂”的想法。 

  事实上,突发事件会成为一部分人的阻碍,同时也就有可能成为一部分人的机遇。并非所有服装产业链从业者都处于“挣扎”状态,也有商家和企业因此获得新生。 

  曹湘所在的独立设计师品牌,因为早在2018年初便完整布局了社群、直播、短视频,现在可做的事情非常多。在淘宝店铺内,除了有常驻直播增加转化,其在快手、小红书等平台也使用小V播主直播到淘宝联盟,转化率相当可观。目前,店铺有近八成商品来源于线上。 

  “我们淘宝店铺的粉丝已经超过20万,已经满员的微信群也有近30个。虽然疫情让线上线下渠道都受到一定影响,虽然有一部分社群电商倒下了,但我们由于产品风格独特,线上回头客较多,这次疫情受到的冲击很小,可以说是平稳度过,现金流也足够支撑半年以上。” 

  曹湘坦言,他们接下来的目标是进一步加强直播、图文等内容渠道的布局,争取早日将淘宝店铺的粉丝突破30万。 

  另一家经营皮具的商铺老板告诉记者,往年这个时间段他们产品的需求不高,因此店铺受疫情的影响不大,库存也可以撑到本月底。“在行业没有完全复工的情况下,库存反倒成了一种保障,让我有更多的精力去优化成本架构,寻求更合适的供应商。” 

  除此之外,该产业链主攻“线上沟通”的平台也迎来发展契机。日前,凌笛数码旗下的STYLE 3D宣布已完成 1 亿元 A+ 轮融资,由高榕资本领投,顺为资本、元璟资本、BV百度风投、银杏谷资本跟投。 

  上述品牌获得青睐的主要原因在于,疫情的催化使得“线上沟通”这一核心的产品设计思维成为服装产业链上的强需求。而该平台可为中小服装企业实现从设计研发到生产出厂完全在线上沟通完成,并将供货时间从三个月缩短到十五天左右。 

  当传统制造业依然将长期保持劳动密集难以快速进化,服装设计前端的高效数字化就尤显其重要性。这一次疫情的扩散,将服装产业对于数字化的需求提前激发了出来。 

  数字化、智能化、场景化,正在为这个行业争夺失去的时间。虽然产业链参与者们各有各的玩法,但真正能在这场“生死局”里胜出的,还是要看谁进化地更快,争取的时间更多,谁最终能够完成观念上的彻底颠覆,实现销售渠道的彻底创新和拓展,以及供应链上的快速翻单快速变现。 

  “转变慢一点点,落后一点点,都有可能‘扛’不过去。”李娟说。 

  (应受访者要求,潘郴、李娟为化名) 

责任编辑:程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