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 >美股接连熔断开启全球“熔断潮” 刺激政策效应几何?

美股接连熔断开启全球“熔断潮” 刺激政策效应几何?

2020-03-14 03:02:23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点击:41

  编者按:3月12日(周四),美股开盘后仅5分钟,标普500指数跌幅扩大至7%,触发本周第二次熔断,美股暂停交易15分钟。其实,在本周初美股出现史上第二次熔断后就开启了全球“熔断潮”,据不完全统计,近一周已有12个国家的股市出现因暴跌触发熔断机制的情况。

  而从美联储近期公布的政策看,即便大幅增加回购操作,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但依然无法阻止股市的下跌,有外资投行认为,美联储的举措纯粹是为了修复技术性的、失灵的市场,而非针对股市或普通民众。

  与此同时,美债收益率近期大幅波动成为下一个被投资者担忧的资产。美银美林表示,美债市场也快出问题了!美债价格实际下挫,恰恰意味着对于流动性的担忧占了主因。作为一种无风险利率的指标,美国国债市场是全球其他金融市场的基石。如果该市场经历大规模的流动性不足,其他市场将难以有效定价;美债仓位抛售带来的收益率急剧上升,也可能导致机构MBS、信用(credit)、股票等其他市场的大规模头寸清算。

  美国刺激政策失灵 美股继续跌进深渊

  当天美股开市后不久,由于标普500指数下跌超过7%,造成史上第三次、本周第二次熔断停盘。午盘美联储宣布,将从12日开始将其隔夜融资业务扩大至超过5000亿美元之后,股市得到短暂喘息。美联储说,此后还将在13日提供更多回购操作,总额将达1万亿美元。美联储同时还扩大了其准备金购买的证券类型,随后跌幅迅速收窄。

  但随后,美股集体向下开始重新暴跌。截至周四收盘,标普500指数跌9.51%,报2480.71点;纳斯达克指数跌9.43%,报7201.80点;道琼斯指数跌9.98%,报21202.44点。其中,道指跌2353点,创下1987年“黑色星期一”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华尔街有分析师认为,这说明美股已经进入了熊市,而在跌至30%之前,股市的抛售不会停止。

  瑞银(UBS)财富管理高级副总裁Kathy Entwistle表示,疫情带来的不确定吓坏了投资者。Kathy指出,冠状病毒的可怕之处在于,人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受到市场恐慌情绪影响,恐慌指数(VIX)大涨40.02%,收报75.47,而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日内最低曾跌至0.636%,尾盘拉升翻红至0.886%,连续三日上涨。VIX风险指数当天跃升到68以上,创造了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

  纽约联储3月12日表示,本周将推出1.5万亿美元的新回购操作,并开始购买一系列各年期美债,作为每月购债操作的一部分。

  美联储周四将进行5000亿美元的三个月期回购操作。周五将再进行5000亿美元一个月期回购和5000亿美元三个月期回购操作。

  这是美联储本周第三次宣布大幅增加回购支持,表明在市场开始显现压力迹象之际,美联储正采取激烈措施向银行体系注入更多流动性。

  美联储还对其每月购买的国库券到期期限进行了显著调整以增加储备。从周五开始,美联储将购买一系列各年期美债,与其负债表中未到期的美债相匹配,购债范围包括短期附息国债、国库券、通膨保值国债和浮动利率国债。

  到目前为止,美联储一直将购买重点放在短期美国国库券上,此举意在强调,扩大资产负债表规模是增加流动性的技术性操作的一部分,而不是提供刺激的一种方式。有评论指出,美联储的举措纯粹是为了修复技术性的、失灵的市场,而非针对股市或普通民众。

  摩根大通一位策略师表示,当基本面显示出改善迹象时市场才会企稳,目前而言这意味着冠状病毒感染率有所下降。

  “在当前环境下,根本原因是公共卫生危机,而不是杠杆或盈利能力危机,因此,疫情必须先达到高峰,然后美国和欧洲的新冠肺炎感染率放缓才行。”

  该策略师确定了市场见底的三个条件:类似衰退的资产定价、投资者持仓出现投降式抛售,以及病毒得到遏制的迹象。只有这样,投资者才能预测经济增速和盈利预期下调何时才会终结。

  凯投宏观资深美国经济学家Andrew Hunter指出,由于欧洲旅行禁令、职业体育运动暂停,以及学校、公共场所等大规模关闭的原因,预计美国经济将在第二季度大幅萎缩4%,第三季度经济将停滞不前。此外下调2020年美国GDP增速预期,认为将会萎缩0.6%,此前预期将扩张1.8%。

  Hunter预计将在2021年出现反弹,前提是新冠肺炎得到有效控制。如果严格的社会管控措施有助于抑制疫情传播,可能会降低出现更糟糕情况的风险,即三分之一的人口受到感染从而导致长期的经济衰退。

  全球多国股市开启“熔断潮” 机构对宽松货币政策多悲观

  12日亚市时段,亚太股市率先掀起熔断潮,泰国、菲律宾、韩国等6个国家股市均发生熔断。

  据不完全统计,已有美国股市、巴西股市、加拿大股市、泰国股市、菲律宾股市、巴基斯坦股市、韩国股市、印尼股市、墨西哥股市、哥伦比亚股市、斯里兰卡股市,11个国家股市12日发生“熔断”。如果加上此前交易日中出现过熔断的科威特股市,近一周已有12个国家的股市出现因暴跌触发熔断机制的情况。

  12日,巴西股市以72582点收盘,跌幅达14.78%,创下1998年来单日最大跌幅。当天开盘,巴西股市即暴跌,一度两次触发熔断机制。其中,第二次跌幅超过15%。根据规定,股市暂停交易一小时。这也是巴西股市历史上第四次出现单日熔断两次。

  加拿大最大股市——多伦多股市12日经历了该股市迄今为止最黑暗的一天,综合股指暴跌1761点,收盘于12508点,跌幅达12.3%,创下该股市1940年以来最大的单日跌幅。

  据Wind统计,MSCI所有国家指数因疫情进入熊市。MSCI所有国家世界指数一度下跌1.9%,创下自2019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据统计,全球14个股票市场已经进入"技术性熊市"。

  针对本次疫情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摩根士丹利、巴克莱、黑石等大部分机构都认为是暂时的。

  虽然出现复苏的时间可能要比只在中国爆发时预期的滞后几个月,但大多机构认为下半年全球就有望摆脱疫情的影响,进入复苏阶段。

  美国资本集团(Capital Group)指出,当一切恢复正常时,制造业可以迎头赶上,出现反弹式复苏,但服务业方面,GDP的损失往往无法弥补。

  因此,即使疫情的影响是短期的,但在深度和广度未知的情况下,未来全球层面是否会出现反弹式复苏还很难预料。

  3月3日,澳大利亚央行宣布降息25个基点;美联储也提前下调基准利率50个基点,并下降超额准备金率50个基点;沙特、阿联酋央行均宣布降息;加拿大央行也在3月4号紧跟降息步伐。

  对于欧洲和日本央行而言,虽然货币政策空间已经有限,但海外机构认为两地区仍将采取降息或资产购买计划,甚至考虑财政刺激。

  美联储虽然已在3月降息一次,但东方汇理、摩根大通、德意志银行、安盛等都认为美联储还将继续降息,最快可能就在3月底之前再次下调25个基点。

  不过,对于此轮大规模的货币宽松政策可能造成的结果,机构观点之间存在较大分歧。

  太平洋资管(PIMCO)认为,降息可以提供宽松的金融条件,缓解市场恐慌而产生的信贷收紧,对经济影响形成缓冲。

  红杉资本认为,对于减轻全球健康危机带来的经济影响而言,宽松的货币政策是相对迟钝的一种工具。美国资本集团也持有类似观点,认为货币政策可以影响需求,但对供给的影响较小。

  摩根士丹利和富达投资则认为,在目前已处于宽松的情况下再减息,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可能有限。除了政策的有效性,机构也关心是否有足够的弹药应对这次的冲击或者为今后作好准备。

  作为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应对危机的能力受到机构最多关注,尤其是鉴于目前的下调空间并不大。橡树资本就指出,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未知,因此目前50个基点的降息是否足以阻止这一趋势也未知,但是考虑到正常的降息计划在500个基点,而这是美联储目前无法实现的。

  摩根士丹利也提出,目前美国联邦基金的利率远低于最近几次衰退开始时的利率,如果真正出现经济困难,美联储几乎没有弹药通过降息来提振经济。

  美债市场剧烈震荡 投资者担忧债务违约发生

  连日来,美债收益率也出现大幅波动的情况,3月11日周三,美债收益率再度探底回升。当天纽约尾盘,10年期美债债收益率上行6.66个基点,报0.8695%,3月9日刚录得史低0.3137%;30年期美债收益率大涨超11个基点,报1.3919%,较周一的史低0.6987%大幅反弹。

  3月12日周四,美债收益率整体恢复下行趋势,并开启大幅震荡。10年期基债收益率一度下行18.6个基点,下逼0.63%,但美股尾盘时转涨,日内上行超6个基点,一度冲破0.90%,较日低反弹逾27个基点。

  “美国国债的波动性水平和缺乏清晰度,使人们搞清所有其他资产价值的难度大为上升,”拥有哈佛大学天体物理学博士学位的Younger补充说。“它可以创造出一种永无止境的期望流,但并不真正反映金融市场和风险厌恶真实水平。”

  据摩根大通的数据,衡量美债流动性的一个重要指标--市场深度,或在不显著影响价格的情况下进行交易的能力,已跌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所未见的水平。该行表示,这种流动性短缺在长期国债中最为严重。

  对此,美银美林的利率策略分析师Marc Cabana的解释是,美债市场也快出问题了!美债价格实际下挫,恰恰意味着对于流动性的担忧占了主因。

  他在周四研报中称,美债市场近期因宏观不确定性剧烈震荡,已实现的波动性甚至创2011年欧债危机和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高。同时,衡量银行美元融资压力的指标:远期利率协议与隔夜指数掉期(FRA/OIS)的息差升至金融危机以来最高,突显美债市场失衡引发的流动性缺失。

  作为一种无风险利率的指标,美国国债市场是全球其他金融市场的基石。如果该市场经历大规模的流动性不足,其他市场将难以有效定价;美债仓位抛售带来的收益率急剧上升,也可能导致机构MBS、信用(credit)、股票等其他市场的大规模头寸清算。

  事实上,从周三起便不断有市场传闻称,某个风险平价基金被迫去杠杆化并清仓了所有的美债头寸;石油出口商正在抛售美债持有来换取现金,对抗油价暴跌;有投资者怀疑美国为应对疫情将大规模发债导致预算赤字爆棚,进而抢先抛售美债;某个基金被追加保证金,只得清算所有的最佳资产等。上述这些出售理由,导致理应在市场动荡中获利的避险资产(如美债)下跌。

  而在投资者大量削减国债头寸的同时,美债市场上的“接盘侠”不足,导致美债出现“供应(过剩)冲击”。持有真金白银的投资者还在观望,担心情况会恶化而不愿意轻易入场,即在规模庞大且无序的美债头寸平仓过程中,“不想接住还在下落的飞刀”。这或许会加速美债价格下跌。

  因此,美银美林给出的建议是,只有两件事可以帮助恢复美债市场的正常运作——要么美联储重启购买美债的QE量宽,要么美国财政部实施美债回购操作,即增加市场买盘。而从美联储的“放水”实际意愿来看,也许美国财政部回购美债的方法更可行。

  同时,投资者正在抛售银行债务与公司债,欧洲和美国可投资级别以及垃圾级的公司债违约保护成本都有所上涨,欧洲的金融债务违约保护成本也在升高。

  除了美债市场流动性匮乏,欧美大型企业都对现金极度饥渴,体现出“央妈”和“财爸”必须尽快组合拳联手救市的紧迫性。

  多种迹象显示,在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和油价暴跌的压力下,美国公司正面临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峻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