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 >中国车企降本“御寒”

中国车企降本“御寒”

2020-03-16 05:22:48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点击:22

原标题:中国车企降本“御寒” 来源:中国经营网

  “其实他们早就想调整了,疫情只是导火索,行业不景气是慢性毒药。”对于上汽大通调薪一事,一位知情者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在上汽大通之后,上汽大众也传出降薪消息,绩效将被打八五折,而具体的薪资调整通知可能在3月13日发薪酬日一并下发。

  自3月5日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汽集团”,600104.SH)子公司上汽大通“关于2020年薪酬及福利调整说明”流传于网络并被官方证实后,有关中国最大汽车企业上汽集团及子公司将陆续“降薪”的传闻愈演愈烈。

  而不久前,作为造车新势力车企之一的博郡汽车也被爆出要求员工自缴社保,不仅是个人缴纳部分,就连公司缴纳部分也需要员工自行承担。蔚来汽车则是宣布延迟发放工资,这些信息加速点燃了外界对于汽车行业降本“御寒”的担忧情绪。

  对于降薪的举措,记者先后联系上汽大通、蔚来汽车等方面,公司方面均表示,此轮降薪、延迟发放工资多是基于公司的运营情况进行的调整,与疫情并不直接相关。

  乘联会数据显示,2020年2月全国乘用车市场零售25万辆,同比下降78.7%,1~2月零售累计同比下降41%。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场看似因疫情而起的降薪潮背后,实际上是车企开启了一场艰难的转型之路。

上汽集团4家子公司被爆降薪

  上汽大通“关于2020年薪酬及福利调整说明”显示,此次调整范围包含大通公司及技术中心全员,分子公司参照执行。调整后的月绩效奖金发放比例根据不同岗位进行打折,分为43%、71%、83%三档。此外,年休假补贴、技术中心服装费等取消。

  不过,上汽大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网上流传的薪酬调整信息仅用于企业与工会及员工协商,尚未形成最终方案。

  “公司一年一度的薪酬调整的时间窗口,恰与疫情相吻合,使大家格外关注。根据目前公司的经营情况,本次主要内容是调整绩效奖金的发放。拟根据经营业绩情况,适当调整绩效奖金的发放比例。”该负责人补充称:“此次调整领导干部多承担;一般员工少承担;一线员工不在此次调整范围内,标准月薪保持不变。总之,是为了让我们的整体薪酬制度更加‘市场化’”。

  上汽大通在随后的公告中称:“2020年2月是大通历史上第一次销售同比负增长,一季度也会如此,企业面临亏损。”

  数据显示,上汽集团2月汽车产量为32260辆,仅为去年的十分之一,销量为47365辆,同比下滑86.9%。其中,上汽大通产量同比减少近五成,销量同比下滑88%。另据上汽集团2019年年度业绩预告,2019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约为256亿元,同比减少约28.9%。

  不难看出,不管是上汽大通还是上汽集团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此前,业内人士曾爆料,上汽集团其他子公司的“降薪潮”也将陆续掀起。截至目前,上汽集团旗下已有上汽大通、上汽汇众、上汽乘用车、上汽通用泛亚至少4家公司被爆将采取降薪措施。

  “我们的调整政策暂时还没出来,希望是暂时性调整。”一位上汽大众员工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并未拿到正式通知,但是已有降薪消息传出。

  同样在等待消息的还有上汽通用泛亚和上汽通用的员工。“原来的基本工资降到70%,剩下的根据绩效和公司效益发放,交通补贴按出勤发放,取消加班费和加班调休。不过,年前已把以前的不定期增发奖金改成季度增发了,相当于连降了两次。”一位上海通用在职员工告诉记者,两周前领导已经开会通知确定了降薪的事,只是目前正式文件尚未下发。

  该员工补充称,目前已经有同事开始寻找新工作,还有部分员工正在观望。“毕竟现在跳槽也不容易,很多公司都不再招聘了。预计公司将于3月13日或3月15日发正式通知。”

  在被问及此次调整是否为跟随集团进行的调整时,上汽大通相关负责人表示,集团要求盘活国有资产,提高效率,促进转型发展,坚持绩效导向,加快形成优胜劣汰的激励约束机制,激发队伍的拼劲、韧劲和闯劲,推动创新发展,而上汽大通据此作出了符合自己的具体政策。

被逼加速转型

  在这一轮“降薪潮”中,除了上汽集团这样的龙头企业之外,造车新势力博郡汽车和蔚来汽车亦被裹挟进来。

  2月初,蔚来汽车一份内部文件显示,该公司1月份的工资将延迟至2月14日发放。2019年13薪在3月6日跟2月份工资一并发放。而关于13薪,蔚来给出了员工正常工资和股票两种选择。

  不过,蔚来汽车方面回应称,“13薪不是发13个月的工资,而是把12个月的工资分成13次发放,年底双薪,这是大多数企业的普遍做法,蔚来从成立开始就是这样的。这是一个灵活的薪酬计划,员工可以在相应金额内选择拿工资或者拿公司股票,目前,13薪现金部分已经发放完毕。”

  实际上,不管是上汽集团这样的行业巨头,还是博郡汽车这样的造车新势力,都只是当前行业遇困的一个缩影。3月12日,中汽协发布最新数据显示,今年2月,国内汽车产销分别为28.5万辆和31万辆,环比下降均为83.9%,同比分别下降79.8%和79.1%。

  中汽协秘书长助理许海东表示,根据目前的疫情情况无法对全年形势做出准确判断,总体来看全年汽车销量下降要比之前预估的同比下降2%高。

  另据中汽协此前发布的2月份经销商库存报告,今年2月,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创下新高,达到81.2%。

  虽然众车企降薪的举措并不全然是受疫情影响,但疫情之下,中国车市前景的不明朗,停摆之中,也倒逼汽车企业抓住转型机遇。据了解,目前包括上汽集团旗下的上汽乘用车、上汽大通,以及威马汽车、蔚来汽车等在内的汽车厂商,无一不在试图通过直播“云卖车”来寻找“新生路”。只是从转换率来看,短期内难以缓解车企的库存压力。

  据上市咨询公司埃森哲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80%的中国企业正在尝试通过数字技术让企业运转变得更加高效,促进业务的增长,而这其中只有4%左右的企业真正释放了数字化的潜力。可见数字化转型并非易事。

  “在汽车行业本身下行因素释放的背景下,疫情加重了汽车销量下滑的程度,虽然很多车企尝试提供无接触试车服务或‘云卖车’,但大家的购车需求仍会停滞,因为大件资产的决策因素比较复杂,需要很好的体验环节,疫情的影响在接下来几个月依然会很大,疫情后遗症还将蔓延2~3个月。”汽车分析师宋谨认为,车企的技术储备、观念的转变至关重要。未来车企的转型主要向汽车+出行的综合性服务转变,在这个转型过程中,一部分中小型车企将可能会倒闭,或成为造车新势力的代工厂。

(原标题:中国车企降本“御寒”)